当前位置:celon.cn娱乐胡荣华
胡荣华
2022-11-23

胡荣华个人资料

胡荣华 ,男,中国象棋特级大师,中国象棋界一代宗师,当代象棋学派的主要奠基人,20世纪最杰出的象棋手之一。棋界人称"胡司令"。少年时代曾师事名手窦国柱、徐大庆。15岁时首次参加全国赛即夺得冠军,跻身于全国一流棋手之列。曾夺得十四次全国象棋个人赛冠军,其中1960年至1979年创造了十连冠的奇迹。现任中国象棋协会副主席;亚洲象棋协会第一副会长;象棋国家级教练员。

胡荣华个人经历

胡荣华胡荣华,1945年生于上海,象棋特级大师,中国象棋界的宗师级人物,14次获得全国个人赛冠军。1982年国家体委授予其中国象棋特级大师称号,并授予体育运动荣誉奖章。1988年被亚洲象棋联合会授予中国象棋国际特级大师称号。

胡荣华棋艺造诣极深并长年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被誉为棋坛"常青树",有棋坛"不死鸟"之美称。

胡荣华15岁时首次参加全国赛即夺得冠军,1960年在杭州五省市邀请赛中获得冠军,跻身于全国一流棋手之列。同年代表上海首次参加全国大赛,夺得全国团体、个人两项冠军,创造了"自古英雄出少年"的棋坛传奇。 胡荣华是中国象棋界的一代宗师,当代象棋学派的主要奠基人,20世纪最杰出的象棋手之一。

1999年胡荣华被评为"新中国棋坛十杰"之一,2006年卸任上海棋院院长一职,现任中国象棋协会副主席。 2006年起,胡荣华致力象棋改革,倡导的"后手胜得3分和棋各得1分"的赛制在当年的全国象棋个人赛中试点使用、2007年主导的"黑贴时竞叫和棋黑胜"的全新赛制在全国顶级团体赛事--全国象棋甲级联赛中正式实行,引起了广泛的、褒贬不一的争论。

胡荣华称雄棋坛四十余年,至2000年底保持着五个第一:十五岁成为最小的全国冠军、唯一成为十连霸的棋手、五十五岁成为年龄最大的全国冠军、唯一获得十四届全国个人冠军的棋手、唯一称雄棋坛四十余年的棋手。

1960年至1979连续十次蝉联全国象棋个人赛冠军,在二十年间缔造了"十连霸"的伟业。

1983年、1985年、1997年、2000年又先后四次夺得全国个人赛冠军。

连续6届亚洲杯赛团体冠军中国队主力队员。

1984年获第一届七星杯国际邀请赛冠军,1991年和1993年获第5、6届亚洲名手邀请赛冠军。

2003年率领上海金外滩队夺得"千年银荔杯"首届全国象棋甲级联赛冠军。

2006年7月,时年61岁胡荣华获得另外一项重要赛事--威凯房地产杯全国象棋排名赛冠军,得到他的弟子、上海象棋协会副主席、企业家李文壅巨奖人民币100万元。

2006年宝刀未老的胡荣华获得在深圳举行的全国象棋个人赛第七名。

2006年9月29日,61岁的"胡司令"在全国象棋排位赛中获得冠军,创下了中国象棋史上花甲之年夺冠的新纪录,也是他自15岁首次登上全国冠军宝座以来,第15次获得全国个人比赛的冠军。

20世纪60年代初至70胡荣华年代末,胡荣华、杨官璘双雄并立,80年代棋艺发展,棋坛繁荣,柳大华、李来群,吕钦、徐天红、赵国荣、许银川等新星崛起并立。胡荣华虽年过不惑,公务缠身,但是凭着坚强的毅力和深厚的功力,始终在棋坛上与群雄拼搏,且战功赫赫。在国内最高水平的五羊杯全国冠军赛中曾5次捧杯,并因连续3届捧杯而永久保有五羊杯。在1982年至1992年全国个人赛中,曾获4次亚军,2次季军。他为上海队获得5届全国团体冠军, 立下了战功。胡荣华在1982年首届三楚杯、北方杯、上海杯,1984年昆化杯、第3届三楚杯、1986年第2届天龙杯、1988年木建杯、净安杯、首届棋王赛、1989年金角杯、1991年宝仁杯世界顺炮王争霸战、1992年华山杯赛中均荣获了冠军。 胡荣华天资异禀,记忆力惊人,曾创盲目1对14人的记录,其棋路全面,灵活多变,开、中、残局都有深厚的功力。在40多年的棋坛生涯中,他对象棋理论的研究,象棋全局古谱的发掘、整理,取得了很大成就,对古谱中的过宫炮、飞相局、反宫马、顺手炮等皆有重大的创新,使之成了当代流行布局。

胡荣华著作

胡荣华主要著作有《反宫马专集》、《胡荣华象棋自战解说谱》、《胡荣华飞相百局》、《十连冠的棋艺精华》(与徐天利合著)。另有汇编他多年弈战对局的《胡荣华对局集》(上下册)、《旷代棋王胡荣华全集》(共三卷)两种。

影响

就中国象棋的发展史而言,1960年15岁的胡荣华首夺全国冠军,标志着一个承前启后的转折和新时期开始,胡荣华对于布局的探索思考打破了以往中炮屏风马为主流其余则是偏局的见解,对反宫马、飞相局等布局赋予新生,带动布局研究成为中国象棋的主旋律,80年代开始更是开启了百家争鸣的新时代,许多研究成果并上升到理论高度。从古代到民国到1960年,老一辈的杨官璘是典型代表,是旧时代成就的集大成者,从1960年尤其是80年代以后,胡荣华则是新时代的开山鼻祖和奠基人。而延续近三十年的胡杨争霸,则成为中国象棋史上一段精彩故事,杨是承前胡则启后,都被公认德艺双馨,从这一角度讲两人都是赢家。

胡荣华是当之无愧的当代棋王,除象棋外,在围棋(业余6段,含糊说相当于职业初段)、国际象棋(基本是业余最高水平,不过水平没有到职业)以及民间棋牌运动中也有较高造诣,在棋界享有崇高的声誉。目前仍在棋坛奋斗不息。

棋风

胡荣华胡荣华最善下盲棋,且善弈"盲目车轮战",战绩卓著。这是在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期间,棋队停止活动后,他潜心自我锻炼取得的成果之一。他博闻强记,算计深远,运筹准确,可以同时和14个人对弈。1977年,他在澳门进行盲目棋表演,同时与4位棋手对奕,取得2胜2和的战绩,被誉为象棋界的超级强人。

胡技术全面,布局时有创新,能根据不同对手的特点,灵活运用战术。擅长飞相局、反宫马、顺手炮等局法。中局鏖战常出奇兵险着,克敌制胜。

胡荣华对象棋战略战术的研究,独辟蹊径,不落俗套,比赛中常以奇兵克敌,研究中也自有精粹,1983年新加坡出版了他名著《反宫马专集》一书,就足以说明。就是过去象棋比赛中不常流行的布局,他却另有见地。

在后手反宫马,先手飞相等许多不被人注意的布局中,都有新的精深独到的研究。

观点

被称为"象棋司胡荣华令"的胡荣华,尽管已过花甲之年逐渐退出棋坛,但他人退心不退,一直致力于象棋赛制的改革。日前,就中国象棋如何发展这一话题,胡荣华首先强调,象棋事业近几年的发展,和以前比还是有进步的,不能说退步了,只是和围棋、国际象棋相比,进步没有那么快而已。他表示,造成象棋事业发展缓慢的因素主要不外两个。

经济基础不雄厚是影响象棋事业发展的一个很重要原因。胡荣华认为,象棋毕竟是国粹,其市场主要在中国,它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的发展。由于中国的经济基础还比不上日本和韩国,所以导致象棋世界性的杯赛不如围棋多,影响也没有那么大。"但我对象棋的发展前景和后劲很乐观,因为中国人口多,爱好象棋的人多,具有很大的潜在市场。据有关部门统计,现在每天在网上下象棋的人远多于围棋和国际象棋;上海电视台的统计,也是象棋讲座的收视率比围棋、国际象棋高。"

胡荣华对于影响象棋发展的第二个主要原因--和棋太多,胡荣华这样解释:"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现在的象棋比赛因为过多地与名利挂钩,造成'消极和棋'、'默契和棋'大量增多,引起赛事主办方、赞助商和棋迷的极度不满,从而导致民众对象棋比赛的关注度大幅下降,给象棋运动的发展带来不良影响。"和棋是象棋的内在规律,是不可避免的赛果,此话不假,但问题是我们应该怎样去正确对待和引导这一规律,使它具有观赏性,而不能听之任之,无所作为。"因为对棋手来说,在比赛中求稳总是不会错的,先保证不输成绩也总是不会差的,所以就容易导致棋手不主动拼杀。现在大家对我提出的'和棋黑胜、贴时竞叫'的赛规有很大争议,但如果有别的方法能够激励棋手去拼,也是可以尝试的。我认为,只要棋手有和棋这条退路,就很难达到这一目的。"

改革的力度还是不够。因为大家都有体会,象棋比赛只要有一方一心想求和,是很难分出胜负的,因此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和棋算输。只有这样,才能把每个棋手逼到悬崖上,没有退路,每一盘棋都要拼。这就要求棋手平时要更努力钻研棋艺,多想想制胜的办法,把棋的内容研究得更深些。如果因为和棋是象棋的内在规律而任其盛行,这是不行的。"

关于新赛制

尝试新赛制,是胡荣华大力倡导的,"消极和棋已经是棋界的大问题,有人说解决这个问题靠棋手觉悟,我说觉悟没用,要靠制度!目的是为了让象棋更精彩,比赛精彩才有市场。"经过一个赛季实践,虽然有争论,但是胡荣华认为:"产生的很多问题,都是赛前我们想到过的,从整体上比赛确实更精彩激烈了,就拿比赛时间说吧,以前20分钟短和比比皆是,现在每盘棋至少两小时,对局质量是有保证的!有人说现在有后手能赢求和的,但是按照原来赛制,先手'不求上进'的不是更多更泛滥?"他还提到赞助商的话题,"我们联赛搞了新赛制,对局精彩了,把赞助商也吸引回来了,银荔集团老总就表示明年将恢复银荔杯。"

当然,对"取消和棋,限时竞叫"的细则众说纷纭,胡荣华也"让步"说:"任何赛制改革都不可能一下子做到十全十美,今年改革也许下药太猛,可以稍微缓和一点。"他为此研究了新的赛制调整方案,安排得细致周到,充分吸收了各方意见,也得到了吕钦等棋界元老的支持和鼓励。

谈现状经济制约发展

对于近几年的象棋"低迷说",胡荣华认为要一分为二地看。与围棋和国际象棋相比,中国象棋近几年的发展稍慢一些。以围棋为例,格局是中、日、韩三足鼎立,很多比赛的奖金额都非常高。媒体的关注很多时候与奖金额是挂钩的。象棋在这方面要欠缺一些,有时候因为赞助商等比较难到位,而制约了发展的速度。

胡荣华表示:"不过,从纵向来看,中国象棋运动这些年在国内还是有很大发展的。就像今天我们来这儿,这里只是青岛的一个村子,都有这么多的人爱好象棋,所以,我相信,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象棋也会不断发展的。"

批假棋反对消极和棋

2007年,胡荣华曾经提出了"和棋黑胜,贴时竞叫"的规则,为的是促使棋手积极应战,尽量减少和棋的数量。这一提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支持者认为增加了中国象棋比赛的观赏性,而反对者认为"和棋"是中国象棋独有的特色,取消似乎有颠覆传统之嫌。

胡荣华认为,和棋是中国象棋的内在规律,这一点没有问题,但有些棋手利用和棋来谋取利益,导致很多消极和棋、默契和棋的出现,这就等于下"假棋",跟演员在舞台上假唱一样。"改革就是逼着棋手去努力拼搏,让他们没有退路,必须选择进攻。"

提建议学棋不能偷懒

胡荣华借着给棋迷签名的空,歪过头来跟记者说,"每年我们跟越南都有互访,他们水平提高了,对我们也是个促进。"

在采访结束之前,作为象棋界泰斗的"胡司令"给年轻棋手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规则的改革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无论职业棋手还是业余爱好者,最重要的还是得自己努力、用功,不能偷懒。"

关于世界智力运动会

"世界智运会上哪个项目中国拿金牌最稳?象棋金牌最稳!放眼世界,除了中国,只有越南象棋发展稍微好点,但跟我们比还是有差距,我们等于是在唱'独角戏'。"象棋界泰斗胡荣华说完这句话不喜而忧:"越是这样,我们越是需要多思考:我们象棋在智运会上的作用是什么?通过世界智力运动会又能获得什么?如果单纯只是为了拿金牌,那么咱们中国继续当世智会东道主还行,要是轮到别人当东道主,人家可就不要你这个项目了……"

到底是一代领军人物,看事阅人自有高度,"我觉得世界智力运动会对于我们象棋的意义,首先是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把象棋这项古老运动的魅力,在中国的开展情况、发展水平,爱好者众多的状况,棋手受尊重程度……这些东西让全世界通过智运会这个平台来了解。尤其要让人家看见象棋棋手的良好形象,从而产生兴趣。很多西方人对兴趣的培养是很务实的,如果他看到你象棋棋手谈吐很差,层次很低,他就不会有兴趣来参与了!"

其次就是对棋手的切身利益也是有好处的,当然这种好处是间接的,胡荣华认为应运而生的中国智力运动会可能影响作用更大,"全国智力运动会对象棋有直接的促进作用,首先棋手比赛增加了,就像我们搞象甲联赛,国内那些年轻大师的情况就改善很多,否则很多棋手连饭碗都不保;其次从地方行政管理角度看,象棋项目现在全运会挤不进,体育部门的重视度可能就差点,办了智运会,地方领导的重视度就可能不一样,对项目发展当然就有好处。"

而国内的工作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老帅更觉得时不我待,"就算举办了世界智力运动会,引起外界关注,很多问题还是解决不了的,比如赛制改革,世界智力运动会用传统赛制,因为外国棋手水平差,他想和我们还和不了,今年我们又修改了联赛规则,但改得很不成功,半吊子,背和谱的现象又多起来了。四盘和棋算主队净输2分,这合理吗?赛季前开会研究规则,我和吕钦、赵国荣他们达成的统一意见也不是这样的,最后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呢?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重视、改变,否则象棋在中国都搞不好,面向世界更无从谈起。""我希望,中国人这次能唱好这出'独角戏',真正把象棋运动有价值的一面展现给世界!"

在这个基础上,胡荣华觉得利用世界智力运动会的契机,推动象棋运动在国内的发展才是真正的努力方向,"大家都说要面向世界,我始终觉得象棋根底在中国,先要把国内的工作做好,'面向世界'一点点来。我们说日本当年发展围棋将棋,首先也是在本国推广好,把自己的国内市场运作完善。当年日本推广围棋时,到欧洲办比赛,全部由日本方拿奖金、劳务费,我们象棋目前还没有这个实力。所以现在虽然做了一些向国外推广的工作,但我认为目前这还不是主要方向,我也不赞成象棋走出国门叫'推广',我觉得应该叫'发展'。"

自传

下棋就是那么玄妙,我一生下过两盘棋,让我印象最深刻。第一盘棋是1960年,那年我15岁,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在谁也没有看好我的情况下,我夺冠了。另外一盘棋是1980年,那年我35岁,已经连续卫冕了10年的全国冠军,在所有人都看好我的情况下,我输了,而且棋队还降了级。

别看象棋就32个棋子,可是却让我着迷了一生。我小时候是个挺不自信的人,因为跟别人玩游戏老输,但是从象棋里我逐渐找到了自信。第一次接触象棋是在我8岁的时候,当时上海的象棋棋风是很盛的,我学会了简单的规则之后到处找人下棋,其中有一位对手是我邻居,他曾经常到淮海中路的凌云阁下棋,要知道上世纪50年代初的凌云阁是上海棋坛名手荟萃的地方。

我就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找他下棋,但是他也不是一直有空的,好在当时上海有棋社,每天都有很多人在那下棋,我经常去看,店主也认识了我。他让我在那下棋,如果我输了,不用付钱,如果我赢了,就由对手付两分钱。我当时只有十岁多一点,一般大人哪会把我放在眼内,没想到我竟连胜了几盘,换了几个对手,我一个钟点里,竟胜了二十三盘。这样的荣耀对于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我在象棋里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

小有名气之后我被召入了上海象棋队,不过在那里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却总是输棋,好在我自己定位很准,知道这帮老师、老棋手明显水平比我高,我就在输里面学东西,每盘棋我都问自己,今天学到什么,老棋手他们能想到的棋,我为什么想不到,我总有一天要赢。

胡荣华比赛结束,陈毅亲自到会,给我发了奖,当他把金光闪闪的奖章挂到我脖子上时,他弯了腰惊喜地问我:"你叫胡荣华?十五岁!"我激动得只是连连点头,他高兴地说:"好哇,娃娃赶上来了,英雄出少年嘛。"1960年11月,全国象棋个人决赛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揭开战幕。赛前我给自己暗暗定了个"争取进入前六名"的指标,根本没有敢想争冠军。第三盘我赢了当时夺冠呼声最高的杨官麟,但是第四盘马上就输了,很轻易地输了,这盘棋对我教训挺深的,后来我总结出一个规律,往往在最想不到的时候,会输,而你非常小心、很谨慎的时候,一般不会输。

后来我连续十届全国象棋比赛都拿了冠军,1980年在乐山的惨败被别人说成胡荣华的滑铁卢,那场比赛输得很惨,我好几年都没有恢复过来,当时各种各样的话都有,说胡荣华完了,一蹶不振了,当时压力很大。

棋局似乎就是浓缩的人生,人生的一步步在方格上演绎,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对象棋痴迷的原因吧,尤其是我。

轶事